木落玄

手残的画手。超业余的摄影爱好者。

言挑挑。

发现刚刚发重了漏了一张。。有毒。

觀夢人:

理解,不够的。
热爱生活,活得像是热爱生活,试着让生活热爱我。
寻觅不该是件聒噪的事,应当引水汩汩流,终水到渠成。
总是太过世俗,却盼望着自己不再世俗。方法是不要再盼望,盼望越多,抓紧在手里的越多,放下就是方法。
小孩儿不够老,但他们都最像老人。
太不真实了。
什么是爱恨,什么是生死?没有界限的。爱即恨,生即死,恨也是生,爱也是死。我也是你,你也是他,聒噪亦是平静。
意义是最没有意义的,所有的所有都将被框上画架,被渲染成情绪过载的作品拿来展览。
意义是最没有意义的。我是丑的,也是可爱的。我也什么都不是,仅仅一个词语,框不全我的。
文字,美丽又无力。

忽然诈尸。

喵。

杭州清河坊。竹安堂。

这是我听过的拒绝堕落的最好答案

想到了之前有朋友问我画画到最后不会烦吗不会累吗。我回答说不会啊我觉得画画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情。[就算我现在画得很烂,我也会一直画下去的。]

青果文志:


今天,在朋友圈里看到闺蜜Martina抛出的生活照——和一个好久未见的朋友,在上海,随随便便吃的日本料理。图文并茂:胃口不太好,白白糟蹋了二千多。


Martina应该是我最有钱的一个朋友了吧,抛开富二代的身份不谈,单是自己做设计师的薪水,也让太多人望尘莫及。


有幸参加她今年的生日宴,听她随口说了句,单是场地和菜品,就花销近十万元。


反观我的另一个朋友,倩文。认识她的时候,她骗我说自己父母双亡,...

去朋友家的路上有这么一座像是童话里跑出来的红砖房子。
回家时有时候会顺着路陪朋友走一段,一直走到红房子面前,聊会天,然后再分开。
不过听朋友说没过不了多久就要拆了,有点失落。

这个社会,大学生的惨都是自己作出来的

青果文志:


1


2007年那一年我14岁,刚好初中毕业。那一年是我们村同龄人变化最大的一年,几乎所有的14,5岁孩子,都选择了不再读书,外出打工。


2010年6月我参加完高考,高考放榜后。我跟我爸说,其实我早就不想读书了,隔壁家的都已经在外面工作好几年了,都给家里挣了不少钱了。


当时我爸抽着烟跟我说,那就读完最后的大学。


每当我写关于大学的文章,我都会感激我爸当初的决定,如果不是当初我爸坚持让我读了大学,我真心不会过上现在吃吃喝喝,不为工作愁,反而有闲心看看书,码码字的生活。



我曾在写文的时候提到过这样两句话:...

下一页
©木落玄 | Powered by LOFTER